株洲——长株潭城市群的重要一份子

株洲市,简称株,古称建宁,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湖南省下辖的地级市,位于湖南省东部。市境北界长沙市,西邻湘潭市、衡阳市,南接郴州市,东靠江西省萍乡市、吉安市。地处罗霄山脉西麓,南倚南岭山脉,北达长沙盆地,地势东南高,西北低。主要河流有北部的渌水和南部的洣水,均自东而西注入湘江。全市总面积12,262平方公里,2018年末常住人口402.08万,市人民政府驻天元区。株洲是国家两型社会综合配套改革试验区、中国首批重点建设的工业城市、中国重要的铁路枢纽城市。

株洲既是一座城市精神为“火车头精神”的新兴移民城,也是一座有历史溯源的城市。华夏先祖炎帝的陵寝即位于该市炎陵县境内。而株洲的城市定位为以现代工业文明为特征的生态宜居城市,电力机车、飞机发动机、硬质合金和化工产品等产业的竞争力保持全国领先地位的同时,株洲致力于建设生态宜居城市,在基础设施、公共交通、城市人性化服务建设方面取得了成果。此外,借助发达便利的铁路交通网络,该市芦淞区的小商品市场和服装鞋帽市场在整个中南地区均处于领先地位。

——维基百科

在路路通上查到醴茶线绿皮车即将停运,也不管是真是假,立马动身前往株洲。

长沙站,K9001次列车正在检票

由于时间太赶,去程并没有打算乘坐K9034次,而是选择了稍晚发车的K9001次。

为什么没有选择城际铁路呢?很简单,太贵,不值得。

大约1小时后,列车停靠在了株洲站4站台。我和同去的朋友拿着相机,准备拍摄本次列车使用的本务机车,却看到对面6站台的列车正在进站,便举起相机拍摄。但拍摄的过程并不顺利,在国铁车站里拍摄过的爱好者应该都有体会——大部分车站工作人员对于在站内拍摄的乘客并不友好。尽管我从另一个朋友那里得知株洲站根本不会制止拍照,但事实与此相反。

出站后,由于我在买票时选择了使用护照作为身份证件,我被叫到一边问话。被询问的内容大概也就是从哪里来、到哪里去、在株洲本地的联系方式等等,估计是为了疫情防控工作。尽管疫情防控工作还是有必要的,但工作人员的态度极其令人不满,问问题像是在审犯人。

至此,可以看出这次旅途已经十分不顺利。

出站后就是株洲最繁华的地区。这里商场多、商铺多,人也多,但秩序并不好,很嘈杂,摩托车和汽车在人群中肆意穿行。希望有关部门重视。

已经是上午十一点多了,我们去附近的麦当劳点了两份1+1=12随心配,就徒步走天元大桥过江去了。

离开了人山人海的街道,来到湘江边,世界一下子安静了许多。上面,行人在悠闲地散步,而没有市中心那份熙熙攘攘;下面,钓友们在专心致志地钓鱼;江上,货船往来不绝;路上,车辆川流不息。

从湘江的那一边看这一边,高楼林立,还是颇有大城市之感。

下了桥,就能远远地看见株洲电视塔屹立在两排建筑物中间。

继续沿着天台路往西,环境比东面火车站那一片要好不少。

此行的目的还有一个,拍摄株洲的智轨列车。

桥下到神农城有1.5km远,此时的长沙正在下雨,而株洲却是烈日当空。大约在下午四时,我和朋友到了神农城旁不远的智轨神农大剧院站。

途中,我们遇到了不少叫做“建宁驿站”的便民建筑。在建宁驿站里,有公共厕所、充电器、饮水器,甚至书报和小商铺等便民设施。我认为这是其他城市可以学习的。

据我所知,株洲智轨目前还在采用一列列车拉风箱的运行方式,行车间隔非常大。不过,现在在运行的部分还只是试验线,希望智轨在将来能真正地用来通勤,让其实际作用大于形式作用。

智轨002列车停靠于体育中心站

拍摄完智轨后,我们就打车返回了株洲站。已经是下午五点,芦淞大桥上却一点也不见堵,司机师傅二十分钟就把我们送到了火车站。

乘坐K9034次的乘客非常多,列车晚点了约半小时发车。

到达长沙站时约是六点半,天却早已经黑了。一天的旅途至此结束。

顺带一提,株洲这里的MAIMAI DX人很少,但没声音(估计这就是人少的原因),来玩要自带耳机。

菜逼一个

事件发生于2020年10月2日,本文撰写于2020年10月11日。

点赞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必填项已用 * 标注